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大結局(完)-都市之至尊狂兵-全本書屋
全本書屋>都市之至尊狂兵>目錄>

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大結局(完)

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大結局(完)

小說:都市之至尊狂兵作者:葉星河字數:6697更新時間:2020-04-23 05:13:04
  

  時代更迭,一代又一代的帝道人物出現,宇宙的普通人更是不知道換掉了多少、

  對于人們而言,葉星河就是一部活著史書,他依舊存在于宇宙之中。

  世人都知道,這位仙皇是真的打破了詛咒,要與世長存而不亡了。

  與之同時,葉星河解開了其他的封印,讓其一一出現在凡塵之上,突破自身,邁入帝道領域。

  終于,到了葉誅天的時候,有人忍不住出手了,鋪天蓋地的攻擊降臨而下,將整個星域都給覆沒了。

  他們毫無遮掩,少說有十人出手,可怕的神則則波濤幾乎將整個宇宙打的傾覆過去,讓蒼生顫抖。

  “時隔五十多萬年,大盜再現人間!”

  葉星河鎮壓天地,以至于大盜不敢顯露,蟄伏于暗處。

  如今,大盜再度出現,看這氣勢,顯然是沖著殺葉誅天來的。

  “無知!”

  星空中,一聲輕喝之聲響起,巍峨大手垂落,沖著前方遮蓋而去,擋住了諸多大盜的聯手攻擊,再輕輕一撫,掃的宇宙邊荒炸裂,永恒的光噴薄如柱,差點崩開了大盜的封印。

  “仙皇出手了!”

  世人震嘆,葉星河太過可怕,這個宇宙沒有任何人是他的對手。

  五十多萬年過去,他比歷史上記載的更加可怕了。

  這五十萬年來,葉星河演化蒼生相,又化作諸多帝道存活,將他們的道和法都走了一遍。

  因為葉星河本身的道太過強勢,不能在這個宇宙中再度進步。

  而為了升華自我,他只能這么去做,以無上神通演化自身,化作其他帝道生存于世間。

  而后盡得體悟和好處,撲捉他留存于世間的道,總而言之,他使盡各種辦法,讓自己不斷往前走去,探索無止境的修煉盡頭。

  這一手,已遮蓋萬古,后人是否能夠超越,也是一個疑問。

  轟??!

  棺海之前,被葉星河的手一推,萬道神光瀑布落下,形成了可怕的結界,將他們的攻擊全部擋住。

  隨即,葉星河一步邁出,離開了此地。

  斗轉星移之間,他來到了棺海之外,立在門口,凝視當中。

  他的目光鎮定無比,站在那便是不可言說的威懾,沒有任何一個大盜再敢出手,更別提出來了。

  許久之后,當中方才發出了不服氣的冷哼之聲。

  “你確實了得,幾乎前無古人,但你要是自信過頭,我相信你沒有能力從這里走出去?!闭f話的人,是個女子。

  人們憤怒,這人好大的膽子,竟然剛公然挑釁仙皇。

  葉星河已無言,只是立在那,給葉誅天突破爭取時間。

  棺海大盜太多,因此他們氣魄非凡,即便面對仙皇也絲毫不慫。

  然而,這一次他們卻慌張了。

  宇宙中跳出一尊又一尊的帝道,且以圣域為最多。

  葉星河將他們封印留下,都化作了自己的力量,若是召喚出來發動大戰,棺海便危險了!

  這一次,葉誅天為天體而成帝,極有可能化作的帝道遠遠強大于其他人,這讓他們不安,所以出手了。

  葉星河依舊無言,直到葉誅天成功突破化身一尊帝君之后,他才轉身。

  “葉星河!”棺海中,有人聲音顫抖,忍不住道:“無能!”

  世人皆驚。

  隨后,就連普通人都反應了過來。

  大盜慌了,擔心覆滅一戰的到來,所以迫不及待的挑釁了葉星河。

  “我會過來的,很快?!?/p>

  這一次,葉星河開口了,就此離去。

  整個棺海,登時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當中。

  如秋風一縷吹過落葉之地,晃動飄蕩淋漓落下之后,便是死水一般的沉默!

  “父親,我們可以自己去滅了他們!”

  葉誅天熱情很高,整個人像是復蘇過來的火爐。

  成為帝道,讓他邁出了至關重要的一步,變得異常強大,戰意沸騰。

  “要不了多久了?!?/p>

  葉星河點頭,將他也封印了下來。

  隨后,葉星河鞏固自我,又三萬年過去,他達到了六十萬歲,徹底在宇宙中長生不死了。

  同時,他破開了徐妃瓊的封印,以增長了不知多少的神通壓制了她,控制住傷勢之后,將其帶入仙宮之中。

  仙宮主人,睡百萬年如一日,見葉星河過來,美目睜開:“決定了嗎?”

  “是,打算動手了,還請仙主配合?!比~星河點頭。

  仙宮主人目光不再飄揚渺遠,她提出了一個很實際的問題:“去長生界后,你能否助我奪回仙主之位?”

  說著,她看了一眼徐妃瓊,輕輕搖頭,一聲嘆息。

  她身體三分,巔峰不在了,日后還得仰仗葉星河的力量。

  “我不喜歡煩心事,無心權力爭斗?!比~星河搖頭,道:“妃瓊為宇宙諸事也是操心過多,到了那里,由你管理一切,正合我意?!?/p>

  “好,動手之時,我會相應?!毕蓪m主人頷首。

  他牽著她的手,帶著她離開了這里。

  “我們回故鄉看看?!毙戾偟?。

  “恩?!?/p>

  故鄉,原本是腳下的土地。

  但地球遷移到此之后,原來那顆星辰已經徹底取代了地球,與原生的地球一般無二。

  當初,葉星河的家人即將死去之時,被圣域的人帶走,如今依舊被封印著。

  再度來到京都,他們看到了徐家的宅院,依舊有后人生存在當中。

  無數歲月過去,天下格局有了變化,但徐家屹立不倒,依舊是個大家族。

  葉星河想要將徐家全部帶走,被徐妃瓊搖頭攔了下來。

  “不必了?!?/p>

  “為何?”

  “當長生的*沒有出現之前,作為一個普通人活著也能快樂。當世間最大的好處降臨,反而會讓他們迷失了自我,即便進入長生世界,亦是渾渾噩噩,不知自己所往?!?/p>

  她嘆了一口氣,道:“就讓他們留下吧?!?/p>

  “好?!比~星河點頭。

  兩人觀望了一陣,打算離去。

  “嘿,慢著!”

  倏然,一道動聽的聲音喊住了他們。

  一個絕世美人,背著個小包,裊娜而至。

  風姿動人,玉肌天顏,這種容貌,在普通人中,絕對達到了絕色之巔峰。

  “你們是來攔著我的???”絕色美人目中有不悅之色。

  兩人面面相覷,搖頭失笑:“恰好路過?!?/p>

  她松了一口氣,道:“是要帶我回去就直說,要是偷襲我,小心找你們算賬!”

  說著,俏皮的握了握拳頭。

  打算走了,卻意外的看了徐妃瓊一眼:“你總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,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徐……葉妃瓊!”

  “哦~”美人瞇著眸子,隨后輕輕點頭:“這么名字也有點熟悉,真是奇怪了?!?/p>

  說完,她拉了拉包,快速走了。

  “哎?!毙戾倢⑺白?,笑著問道:“那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徐素衣!”

  說完,徐素衣快步而行,在兩人面前消失。

  他們離開了這里,來到了邊關,葉星河早年征戰之地。

  體驗數日之后,準備離開,正好碰上疆場起了沖突,一個年輕人負傷,卻依舊英勇,掩護總部撤退,以死亡打法,穿插進入敵人軍隊,試圖引誘敵人一口包下自己,爭取時間。

  葉星河嘆了一口氣,作為凌駕于蒼生之上的存在,按照自然法則,他不應該插手這種爭斗。

  此刻,心有不忍,將年輕人救下,且停留幾日,傳了一些法門,也算是為這個宇宙留下一些什么了。

  離去之時,那人逼問葉星河的名字。

  因為葉星河始終隱藏自我,他看到了的是一片模糊。

  “你先說?!比~星河笑著道。

  “楚天堯?!蹦贻p人更直接。

  “楚天堯?!比~星河點頭,旋即道:“再見?!?/p>

  又是一個璀璨人生。

  他帶著徐妃瓊,一飛沖天,眨眼離開了此地,回到圣域。

  “今日,終于到來!”

  徐妃瓊亦是一聲長嘆。

  葉星河再度行動,他來到了黑獄,將此地打破,進入當中,喚醒了沉睡的人。

  嫵媚的眸子睜開,帶著一絲迷??粗~星河。

  “我來履行長生的諾言!”他道。

  神后笑了。

  一揮袖袍,葉星河將她收了,再度來到納海族,破開了水凌風兄妹的封印。

  “走!”

  “行動只在今日!”

  一位位人道絕巔破除了封印,可怕的血氣燃燒了整個宇宙,蒼生沸騰。

  “這是要做什么?”

  “征伐棺海嗎?”

  “不,仙皇意在長生,想必是沖著長生而去的,但這一世未曾出現長生門,他們不是浪費功夫?”

  世人不解,大盜迷茫之中,有一些驚恐。

  棺海之中,竟然主動來信,要求和葉星河共踏長生路,大家握手言和,他們也將為之出力。

  “踐踏他人生命的同時,你們已經失去了長生的機會!”

  葉星河直接回絕,同時告訴他們:“等待吧,你們會為長生奉獻最后的價值!”

  棺海有些慌了,再也牛氣不起來了。

  又一日,葉星河復蘇了所有人,將整個圣域給收了起來。

  他走入了宇宙中,身后跟著一道又一道旺盛的光影,皆是帝道級別的存在!

  轟!

  宇宙四處轟動,幾道身影炸開了封印,跳脫出來。

  竟是這五十萬年來的其他帝道!

  當中,亦有蛤蟆。

  他沒有成帝,但卻在葉星河的幫助下走到了半步帝道,最后又加以修煉,比肩至尊。

  這一日,他們將去征戰!

  “我等愿隨仙皇一戰!”

  葉星河頷首,一步跨出,直破蒼宇,走向了飄零棺海之地。

  “葉星河,你真敢來!”

  當中,大吼身驟起。

  又有女子略帶驚慌的聲音:“仙皇,大家的目的都是長生,以和為貴共同聯手,不好嗎?”

  “何必執著于心中那一點正義!”

  “你們的價值,就在于大開長生路!”葉星河大喝一聲,手猛地一震。

  紫金爐率先飛出。

  緊接著,黃金、白金、黑金等一共八口神金爐緊跟而上。

  一共九口神爐,震在棺海九宮位置,將其包圍。

  “起火!”

  徐妃瓊手中飛出一張陣圖,九爐躥出火焰,一座大陣環繞了棺海,竟然要將其一口悉數煉化。

  洶洶神焰,束縛大盜,驚嘩世人。

  “你!原來這些年你不曾動手,打的就是這般目的!”

  仙笛女皇再度現世,驚恐不已,想要沖出來。

  “退回去!”

  小星星手持禪杖,直接將其掃回,守護在一口鼎爐前方。

  “不錯!”葉星河點頭,踏步往前走去,壓制諸多大盜。

  “葉星河,我與你拼了!”

  一口棺木炸開,從中走出一位黑衣女帝,腦后神環如天日,眸子冷冽無比。

  “天照神殿的女帝!”

  他們都吃了一驚,不曾想這位藏匿于此,竟未死去。

  “無用之功?!?/p>

  這里被徹底鎖死,沒人能夠殺出去,一尊又一尊的大盜破開了封印,有近二十位!

  這個數量,著實恐怖,難怪他們橫貫萬古,有恃無恐。

  然而,今日終究是末日,任由他們如何通天,也難以沖出殺局。

  葉星河抵擋在前,拳光震世,將試圖沖殺出來的大盜全部震飛。

  “??!”

  女帝慘嚎,美麗覆滅于大火之中。

  飄零棺海,終究化作沖天火光。

  九口神爐不斷顫抖,將棺海和這里所有的大盜全部煉化。

  頃刻之間形成的能量,幾乎崩碎了這個宇宙。

  轟!

  最終,凝練而出一道烈烈光束,刺的天穹蕩漾,打破了虛無,洞穿了大宇宙的束縛。

  頭頂,如灰如氤,奇異物質破界而出。

  大盜成為了工具,他們的生命燃起的大火,將人世間和長生界的間隙打破。

  沒有長生門,此刻生生造出一口!

  它廣袤無垠,遠勝從前。

  沿途沒有長生惡獸,皆被這一擊掃了個干凈,前途通暢!

  嘩!

  仙宮飛了出來,一道絕世身姿俏麗在上,直接沖到了開辟出來的通道,玉手一揚,拍了過去。

  道路再成型,仙主在歸位。

  “帶上我??!”

  這時候,多寶那個胖子終于忍不住了,一聲大叫,沖了起來。

  他手中托著一方世界,正是瀛洲,當中古墳一道接著一道炸開。

  過去的他,未來的他,皆從中而出,重合在他的身上。

  光芒燦爛,原地浮現一尊身穿金色道袍的胖道人,面帶笑容,手持拂塵。

  “今日,瀛洲方現!”

  嗡!

  宇宙深處,雪晶玲瓏晃動,拖帶著女帝之棺,飛速沖向場長生口。

  “長生路已通,進去!”

  仙主穩住通道,葉星河當先殺入,一拳轟碎了結界。

  “吼!”

  就在這半中間的位置,一聲吼傳來,猴子掙脫了枷鎖,跳了出來,滿身騰騰火焰。

  “一等六十萬年,我都要瘋了!”

  同時,長生界內,內斗無數歲月的兩人走到了一塊。

  “年輕人,你的布局宏大,但卻出了大問題,反噬了自我?!眲撌拦呕书_口。

  背影轉過身來,露出冷漠的雙眼。

  正是帝主。

  “那就你我聯手,將其共同摧毀,而后平分此界!”

  “先除他!”創世古皇點頭。

  葉星河等人殺開通道,直飛長生界。

  他們打破了阻隔,焚燒了迷惑畫卷,終于踏入了長生境域之內,承受無量之光,開始蛻變升華。

  “此路不通!”

  創世古皇,帶著他在長生世界收攏的人馬出現。

  當中,有神猿一脈。

  猴子手持圖騰,厲聲大叫:“你們不認得本王了嗎!”

  “王!”

  神猿一脈,當即變色,隨后往后退去。

  佛門一支,見到玉如意姐妹之后,也是登起驚呼之聲。

  “當初,便是我們不同意屈服于他!”玉如意抬手,指著創世古皇,道:“故而遭其暗算,跌落凡塵?!?/p>

  “今日與你算舊賬!”

  “你們不夠資格成為我的對手?!眲撌拦呕市α诵?,一揮手,身后的帝道級強者全部鎮殺而上。

  “殺!”

  雙方大戰,登時爆發。

  “那我呢?”

  葉星河走了過去。

  “等的就是你!”創世目光一冷:“一手摧毀了大道,又屠殺我子嗣,斷然不能留你!”

  這兩位,都是超脫于帝道之上的存在,境界已不足以形容,可怕到了絕巔。

  創世古皇手中出現一把震世界皇刀,一步邁至于葉星河面前,刀鋒斬落!

  葉星河孤掌震出,直取創世古皇。

  他眼睛猛地一縮,登時大怒:“年輕人,你太狂妄了!”

  “我有這個本錢!”葉星河大笑,單手戰古皇。

  轟??!

  天穹震裂,帝主降臨,一腳踏天,沖著葉星河這一大波人馬直接踩踏而下。

  “囂張了!”

  葉星河怒喝一聲,手中推出一輪生死鐘,直接撞了過去。

  帝主手中再現一口古塔,這是他在長生世界重新煉制的兵器。

  “你背叛了我?!彼缡菍﹀羞b道。

  “忠誠于你的人已被你所殺,如今的我,為他再造!”

  葉星河居于場中,力戰帝主和創世古皇兩人,不落下風,震撼長生和宇宙兩界。

  轟!

  那口雪一般的棺材也沖了進來,直接炸開,當中雪白色的影子緩緩而起,發出呢喃之聲。

  “長生路上,你我再相會……”

  葉星河造就了太多的帝道,那些帝子在他的扶持下全部化身為敵。

  這是葉星河和帝主與創世古皇的戰斗,也是萬古來所有帝道布局和這兩位的碰撞,爆發出了傾世的火花。

  仙主和白衣女帝復蘇,皆是絕世超凡,雖然不能重合回到巔峰,但依舊恐怖滔天,傾覆了戰場。

  旋即,多寶降臨,不負瀛洲大帝之名,展現了無上風采。

  “噗呲!”

  戰不多時,葉誅天率先斬了一位長生界帝道,吞了對方的血。

  “你們輸定了!”

  大戰沸騰兩界,古皇咳血,竟然招架不住葉星河,眉心流淌發光的血跡。

  “你的人生,該結束了!”

  葉星河大喝一聲,他在原地消失,整個人化作了一束黑白色的光,穿透而去。

  噗!

  最后一擊,穿透了創世古皇的天靈蓋。

  “??!”

  古皇喋血,踉蹌而退,終是倒下。

  眼中,是說不盡的遺憾。

  兩界已為他掌握,結果卻被一個后人以蠻力粉碎,這是誰也沒想到。

  “我不應該選擇你!”帝主如是說著。

  他的實力比起創世古皇更強,不然不足以以后來者的身份抵抗住了古皇的清繳,甚至以少部分追隨者,與他平分秋色。

  “擇觀前后百萬年歷史,你是最為出色的一人?!?/p>

  “不該選擇你!”

  帝主原本以為自己能夠控制后人,所以擇最優而選之。

  不曾想,葉星河的優秀超過了他,終是脫離了他的掌控,反噬而來。

  葉誅天殺開人群,加入了這場戰斗,要幫父親迅速解決帝主!

  “姊姊!”

  帝主咳血呼喚,道:“可以動手了?!?/p>

  “哎?!鼻傧勺幼吡顺鰜?,凝視著帝主,目中有一些不忍,輕輕搖頭。

  帝主猛然抬頭,剎那的目光中,滿是痛苦。

  “姊姊……你忘了我們的關系嗎?”

  “但……我還是他的妻子?!鼻傧勺尤缡堑?。

  帝主瞬間僵在了那。

  許久,他發出了人生第一聲大笑。

  從出生的被奇族壓迫,又到看著自己的父母被人放在大缸中腌肉,再到整個人族破碎,他的內心承受了太多的痛苦。

  而后,憤然崛起,橫掃奇族,定宇宙,平八荒,創不世之功。

  但他的心,始終未曾松懈過,沒有露出過片刻笑容。

  性格堅韌的他,也不曾流下過半滴淚水。

  而在此,笑中帶淚,竟不再攻擊葉星河。

  “我們一起承受了太多的痛?!?/p>

  “我想在宇宙中,你不可能會接受我?!?/p>

  “所以我入這長生界?!?/p>

  “我想這宇宙中,再也沒有什么禮物能彌補你心中的缺失?!?/p>

  “所以我圖謀長生界,欲以整個仙界送你?!?/p>

  “逍遙!”琴仙子閉上了眸子,悄然轉過身,不再看他。

  有些愛,永遠說不得。

  有些人,永遠在沉默。

  對錯是非,又如何說?

  “哈哈哈!”

  帝主大笑,身上爆發出無窮的光,竟然漸漸分崩離析!

  一股悲傷的氣息,從他身上彌漫而出。

  葉星河出手,想要將他救下。

  砰!

  燃燒自我的同時,帝主拍開了葉星河的手。

  “歲月的長河倒出我的背影,讓我誤以為你是我的影子?!?/p>

  “誰又知道,冥冥之意不可揣測?!?/p>

  “你似我,卻勝過我,又將取代我,成為最好的我?!?/p>

  “錯了,都錯了!你只是你,我只是我?!?/p>

  “相似的花,隔著百萬年的歲月綻放,造就了我的悲劇?!?/p>

  “造就了我心中…”

  火光中,他看著那到背過去的身影,帶淚而笑。

  “永遠的缺憾!”

  流光拋帝主,萬古一夢中。

  今日,夢醒。

  原來,一無所有。

  長河盡頭,塵緣已了!

  葉星河收回了手,輕輕攬住了琴仙子。

  大戰,已經落下了帷幕,長生界被徹底平定,落入手掌中。

  “看那邊?!?/p>

  徐妃瓊走來過來,拍了拍葉星河的肩頭,指著前方。

  美目中,滿是驚色。

  就在結界的邊緣,有半口棺材卡在那,最后掙脫而出,當中爬起一道染血的人影。

  孤獨的坐在那,看著這陌生的長生界,落淚。

  “我成功了,我也失敗了?!?/p>

  儒家帝道!

  最后那一刻,君命憑借燃燒之力,沖了進來。

  “我得到了長生?!?/p>

  儒家帝道緩緩低頭。

  “但我,還留下了什么?”

  浩瀚長生界,生機勃勃,擁有不死之力。

  圣域解放,當中人馬,發出驚天歡呼。

  葉星河打開了神晶封印,把里面的人全部放出,包括星辰學院的林院長和夜花夫人。

  葉星河交給了他們一截樹根和枝葉。

  多年過去,依舊保存完好。

  “栽種在長生界的土壤上,他們或許會再度歸來?!?/p>

  “好!”院長手在顫抖,滿臉是淚。

  “這就是長生界的風景?!?/p>

  晨曦托著一顆珠子,臉上是笑,眼中是淚。

  “洛光,你看到了嗎?”

  “他會看到的?!比~星河取過了那顆珠子,一抬手,拍了個粉碎。

  當中騰出一道光,沖向一處。

  葉星河一手裹住眾多絕色,帶著眾多故人,沖向云端。

  “走,補償你們欠下的婚禮?!?/p>

  仙主抬起美目,道:“我來主持吧?!?/p>

  白衣女帝傾仙絕色,手持雪晶玲瓏,一聲輕笑:“你怕是還想參加?!?/p>

  多年后,一個孩童降生,生來便有九道神環,神圣無比。

  開口能言,面帶笑容,自稱洛光。

  尋一人。

  名,晨曦。

  

放入書架 | 瀏覽器收藏夾 | TXT電子書下載
上一篇 返回書頁
捕鱼欢乐炸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