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二十一章故事終章!-都市邪兵-全本書屋
全本書屋>都市邪兵>目錄>

第九百二十一章故事終章!

第九百二十一章故事終章!

小說:都市邪兵作者:方繼字數:3084更新時間:2020-04-22 08:08:59
  

  天穹之極,穹壁一端。

  方繼與諸圣、天道的身形驀然憑空呈現。

  “就是這里???”

  方繼喃喃細語,很是好奇傳說中的天道之門到底長什么樣?

  “嗯!”天道點頭,有它老哥在身旁鎮著,的確是老實多了。

  “用心去看、用心去聽?”方繼屏息凝神,閉目感應。

  諸圣亦是如此!

  良久,方繼終于是看見了,虛無之門,無形無相,宛若一個暗色漩渦。

  巨大漩渦內,漣漪泛濫,那是~一道道大道法則在擴散溢發。

  “吾知汝等在怪吾故意封鎖大道,不讓汝等出去。

  殊不知,吾是無力打開這扇門??!”天道微微搖頭嘆息。

  “什么?你也打不開?”方繼詫異連連,旋即問道:“這扇天道之門,究竟是何物所化?”

  “混沌之口,你也可稱它為混沌之門?!碧斓莱谅暬貞?。

  “混沌之門,原是如此!”

  “心主五官,若想讓它開口,當需心同意?!碧斓揽聪蛏砼缘睦翔F。

  “老鐵,這門外面,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世界?更高緯度?”

  “別問我,我也不知?!崩翔F攤了攤手,自己今天才正式化形,怎么可能知道嘛!

  “都不知道,萬一外面很危險怎么辦?”

  “無妨,若是得見真正大道,縱是身死道消,此生亦是無憾矣!”元始圣人面露笑容。

  “從門外滲入的道則都能令我等到達如今境界,若真能參悟外面大道,真不知極限會到哪兒?”通天圣人臉上已布滿了狂熱。

  只要出到外面,道祖之境?輕而易舉!

  見他們都決定外出,方繼自然不會多加阻攔,旋即看向老鐵:“老鐵,還望你大開方便之門,讓他們出去?!?/p>

  “既然你們都想去上蒼之上,那就去吧!”老鐵說罷,僅是一擺手,混沌之門悄然打開。

  暗色的漩渦,漸漸發白,直至全白。

  一股股大道法則此刻亦猶如洪水噴發一般,洶涌澎湃,撲面而來。

  諸圣感應著這道道大道法則,體內圣人壁壘居然皆是當場松動?

  這……這是要突破的跡象?。??

  道祖之境,竟是這般輕松?

  這可還沒走出去呢!僅是開了個門而已???

  諸圣更加篤定,上蒼之上,才是真正的修煉圣地?。?!

  “方小友,你的恩情,我通天記下了,他日若再見,必還!”

  通天圣人興奮地對方繼重重抱拳。

  “前輩嚴重了?!?/p>

  “吾,去也!方小友,保重!”通天圣人第一個踏出跟前天門。

  偉岸的身影消失了,再也不見。

  他沒有回頭,過了片刻,仍是不見回來。

  諸圣也不知到底有沒有危險,隨后,元始圣人道別,第二個踏出天門。

  再就是老君,緊隨其后。

  西方二圣是一起出去的。

  一刻鐘后,沒有一位回來,也不知是不是回不來了?

  以后,他們還能找到回來的路嗎?方繼也不知。

  “老方,道爺要去追尋心中的大道了,你自己要保重?!?/p>

  “保重,胖子!”方繼說罷,有些不舍,二人緊緊相擁。

  黑囚化成黑鳥,站在黃優秀肩膀:“老方,等哪天在家待煩了,就出來找囚爺玩???”

  “一定!”

  “你說的,我等你!”

  “嗯,我說的。有空出去找你們玩?!狈嚼^微笑點頭。

  一人一獸,離去了。

  方繼在背后依依不舍,揮手道別。

  到張文賜了,方繼卻是露出了笑容:“陰嗶啊陰嗶,當年你飛升是我送的你,現在,還是我送你?!?/p>

  “陰狗??!今后沒有你的日子,老子該有多無聊???”張文賜與之相視一笑。

  回想二人經歷種種,斗過、坑過、算計過也合作過,那些日子,真是一去不復返了。

  現在想想,還是很有趣的。

  他們,真的是趣味相投,既是同一類人,又不是。

  “你當真不走?”

  “算了,打打殺殺不適合我,這些年,活得太累了,還是回家安享天倫吧!”方繼擺手。

  “可我感覺,混沌界域已經容不下你了,上蒼之上,才是你的歸宿?!?/p>

  “別,別搞我,也別想給我洗腦?!狈嚼^伸手打斷,神經??!

  “走了,期待我們的下次合作?!睆埼馁n陰鷙詭異一笑,旋即轉身徑直離去。

  方繼望著他的背影,輕聲道:“我們,不會再有機會合作咯?!?/p>

  “未必~”

  張文賜說完,身影就消失了。

  林月恨是最后走的,走時留戀,入天門后,道心堅定,臉上決絕,揚長而去。

  方繼望著她的倩影,低聲喃喃:“月恨,保重,也許多年之后,我會去找你聊天的?!?/p>

  多年之后的他們,誰知道會變成什么模樣?

  至于境界,肯定不是方繼所能比擬的。

  一一送別故人,方繼甚感惆悵。

  但,這是他們選擇的道路,方繼心中唯有祝福,但愿他們出去后,可以永遠平平安安、無驚無險。

  “老鐵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  “你沒看到我化形還沒圓滿嗎?看看這五官,多模糊?!?/p>

  “你……你這吸血鬼,該不會還想逮著我吸吧?”

  “不然呢?”

  “不帶這樣欺負人的,薅羊毛總不能只逮著我這一只羊薅吧?要不,你換換其他人?”

  “誰有你小子精血旺盛???就你了,別廢話,走!回家!”

  老鐵厲聲,不予拒絕。隨后又變回了黑白短刀模樣。

  方繼故作悲哀,實則心頭還是很開心的。

  畢竟,老鐵是看著他長大的,感情能沒有嗎?

  隨后,他便與靈兒攜手回人間。

  天道望著方繼離去的身影,用輕如蚊吶的聲音道:“誰在下棋,誰又是棋子?原來如此!哥,我們惹不起!”

  ……

  人間,華夏天空。

  方繼呼吸著凡間靈氣,還是熟悉的味道,這霧霾~毒得神清氣爽。

  身旁,鐘靈兒有些膽怯:“小刀,姐姐們會不會……?”

  “不用擔心,她們很好說話的,再者說,我的靈兒那么可愛,誰舍得欺負你???”方繼笑著安撫。

  “這一晃啊,也過了十三、四年咯!孩子都長大了。十五、六歲,應該剛上高中吧?”

  方繼一想到他那一對兒女,頓時心癢難耐。

  ……

  龍殿村,一顆梅子樹下,柳若笙雙眼通紅,對樹哭泣。

  這顆樹,是她和方繼一起種下的,方繼曾說:見它如見我。

  這么多年,梅子樹也長成了,此時又正值四月下旬,青梅成熟,熟落掌心,睹物思人,柳若笙眸泛淚光:

  “一過經年,梅子黃盡。

  花謝花開,又是一年。

  方繼,你到底什么時候回來???”

  “美女老婆,你這么想我回來?還哭得這么傷心?”

  方繼的聲音驀然傳入她的耳畔,柳若笙以為是幻聽,猛地回頭,卻看到了熟悉的那張臉。

  “方繼,真……真的是你?”

  “是我,我回來了,我的美女老婆,抱歉,讓你久等了?!狈嚼^眼眶濕潤著,一把將她抱入懷里。

  她哭得更傷心了,淚水浸濕了他的衣衫。

  “別哭了,我答應你,我以后,都不會走了,好不好?!狈嚼^為她輕擦眼角淚水。

  柳若笙愈發哭得泣不成聲。

  “咦?可觀和悠悠呢?”方繼精神力一掃龍殿村,忽然臉色大變:“怎么回事兒?爸怎么受傷了?”

  “我……”柳若笙哽咽著,泣聲道:“快,快救救可觀和悠悠?!?/p>

  “什么?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?慢慢說,別急?!?/p>

  方繼沉聲道,居然有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?而且,還能打傷自己的父親?

  要知道,他父親可是人間極限戰力了??!

  哪怕是圣人親至,也得受天道法則桎梏,境界撐死也是真仙后期大圓滿。

  試問同階中,誰還能打傷方繼的父親?

  這時,方老太爺、方凌正、蘇廂、沈佳佳都出來。

  “兒子,真的是你?你回來了?”蘇廂啜泣著,一把抱過方繼。

  “媽,是我?!狈嚼^重重點頭,隨后看向他父親:“爸,你的傷?”

  “沒事,一點小傷?!?/p>

  “到底怎么一回事兒?可觀和悠悠呢?”方繼強做鎮定。

  “昨天,就在昨天,龍殿村突然出現一個白袍老者,說是看上了可觀和悠悠的天賦,硬是要收他們為徒。

  你父親不肯,就要出手,但是,對方僅是大袖一揮,你父親就招架不住了。

  可觀和悠悠,也被那白袍老者給擄走了?!狈嚼咸珷敿甭曊f道。

  “什么?被擄走了?還是一招?這……這怎么可能?

  誰能打破天道法則?人間根本不允許出現這種存在???”方繼瞳孔陡然睜大,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,他想不通,真的想不通。

  原來,柳若笙剛才哭得這么傷心,不是因為思念自己,而是在擔憂兒子的安危?。?!

  “方繼,你快想辦法啊……”沈佳佳帶著哭腔叫喚道。

  “毫無頭緒嗎?”

  “沒有?!?/p>

  “昨天、昨天,在我回來的前一天,故意的?”方繼雙眼微瞇,若有所思,他知道,絕對不是巧合。

  可,試問天地間,誰能無視天道法則?

  天道自身?為了報復?

  不可能!

  “難道是……它?”方繼腦海頓時浮現出一個名字。

  “誰?是不是有頭緒了?”柳若笙焦灼問道。

  此時,方繼陰沉著臉,抬頭望天,雙眸深邃,宛如能洞穿世間一切,口中喃喃自語:“創始元靈,上蒼——之!上?。?!”

  

放入書架 | 瀏覽器收藏夾 | TXT電子書下載
上一篇 返回書頁
捕鱼欢乐炸破解版